麻豆传媒映画艾莉

適時有丫鬟送來水果。黃昏也沒客氣,黎利說了幾句好聽的話,說晚上家父會設宴,還請貴使賞面蒞臨,黃昏點頭說叨擾,黎利下去歇著了,一路奔波也是夠辛苦。待黎利走后,娑秋娜問道:“大官人你怎么好像有點在意這個黎利?”黃昏笑說,“你沒發現,這區區一個藍山鄉鄉紳的府邸里,門客的數量有些驚人了么,其中不乏多有才能之士?!辨肚锬嚷砸凰妓?,發現確實如此,來到黎府后看見眾多門客往來,當時不曾在意,畢竟黎家在藍山鄉是數一數二的富賈,養得起門客。黃昏繼續道:“黎利是個很重要的人,其他的我不方便透露,娑秋娜,如果將來有一天,我心中的藍圖實現了,你和黎利都是那弘大藍圖上不可或缺的人?!辨肚锬冗砹寺?,沒甚在意。她現在連一個家都沒有,黃昏給她畫的大餅,也就能讓她興奮個一天半日,稍微被時間沖洗一下,就激情全無。她的追求還是務實到在大明有府邸,有自由,再有一段美好的愛情。晚上的宴席,乏善可陳。美酒不如大明,美食不如大明,美女么,也不如烏爾莎等人,因為黃昏身畔有十二個西域美女,黎利父子識趣,沒敢安排女子陪睡。數量上可以超過十二,但質量上天差地壤之別。別自討沒趣了。但他父子哪里知道,大明使臣黃昏大官人,對他們此舉很是不滿啊,覺得你好歹也該盡一下地主之誼,安排一兩個啊。我又不是很挑食。福兮禍所依,失落的黃大官人發現柳暗花明又一村,黎利父子一位娑秋娜是他的妾室之類的女人,竟然將他倆安排在一個單獨的院子里。其他女子在另外一個院子。娑秋娜哪敢和黃昏獨出一室,她有沒練過殺人刀,被大官人半夜吃干抹凈找誰說理去,我嫵媚不代表我淫蕩啊。所以娑秋娜果斷和烏爾莎換了位置。從京畿到藍山鄉,一路住在驛站,烏爾莎都在貼身保護黃昏,他有一大把的機會,但沒動烏爾莎毫發,所以娑秋娜也沒想那么多了。黃昏也不怨你,美色固然重要,小命更要緊,有烏爾莎在更多安全感。是夜。和衣而臥的烏爾莎倏然睜開眼,起身看了一眼在床上睡得流口水的大官人,悄然蹂身出了房子,院子里已有她十個同伴。烏爾莎使了個眼色,十一個女人如魚炸窩四散。頃刻之間,皆至暗處藏匿。院門的門栓被一根鐵條三五下撬開,旋即門輕輕推開,三道身影撐著傘輕手輕腳的跨入院子,然而三人剛到院子當中,發現身邊不知道什么時候站了幾個女子。又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,脖子上架了把匕首。寒意沁骨。烏爾莎盯著為首的黎利,眼神冷漠。偷雞摸狗肯定不懷好意。黎利絲毫不慌,攤開雙手示意身上沒有武器,又扭頭讓身后的兩個扈從將佩刀丟到地上,這才壓低聲音,手勢并用,說有事要見黃使臣。烏爾莎示意姐妹們留下五六人盯好,剩余的人回去保護娑秋娜,這才轉身去了黃昏房間。黎利和身后兩個扈從對視一眼,抹了一把冷汗,大意了。只道這十幾個西域女子是那位年輕黃使臣的女人,類如家姬之流,哪曾想到竟然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高手,如果她們愿意,此刻黎利三人已經是尸首了。但黎利越發欣喜。這樣反而證明了他的猜想:黃使臣在大明的身份和地位,絕對不是他在使團里的官職可以表現出來的,很可能是大明的朝堂重臣。就這十一個身手卓然的西域女子,大明的一般臣子,真沒資格養。黃昏睡得正熟,被烏爾莎叫醒,懵了一會兒,旋即心里有點小鹿亂撞,這大半夜的烏爾莎把自己叫醒,難道她想通了?這……好吧,我勉為其難舍生取義。正想伸手去抱烏爾莎,卻見烏爾莎嘰哩哇啦說了一堆,又指了指外面,意思是說外面有人要見你,你要不要去看看。黃昏的手僵硬在空中,旋即訕訕的縮回。起身披了衣衫出門。烏爾莎跟在后面,滿臉的捉狹笑意,大官人腦殼里在想什么她哪能看不出來。黃昏出門一看,發現是黎利,他身后的兩個男人年紀都不大,看那一身肌肉應該是練過,估摸著這倆人以后就是這位黎太祖的得力干將。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,急聲問道:“使團出事了?”黎利笑道:“沒,有些事白日里不方便說,只好深夜叨擾黃使臣,還請見諒?!秉S昏頗為不解,這是你家府邸,有什么事白天不方便說的,莫非你連自家的下人和門客都信不過,非得深更半夜的來。于是將黎利請到房間。兩人落座之后,黎利抱歉道:“有些事迫不得已,叨擾黃使臣美夢,改日我定然負荊請罪?!秉S昏罷手,“有事直說罷?!笔钦娴睦?。黎利壓低聲音,“我知道黃使臣在大明地位超然,所以冒昧前來,是想請黃指揮救我安南,若黃使臣不出手相助,安南萬民將陷入水深火熱之中!”頓了一下,“若黃使臣救得我安南黎民,我黎利就算是傾家蕩產,也要重謝黃使臣,錢財,女人,黃使臣但有需要,必定雙手奉上?!秉S昏精神一振,你要是說這個,那我可就不困了。問道:“安南百姓怎么了?”黎利嘆道:“不是百姓怎么了,是王室出問題了,可憐我安南百姓,將和王之一族,在胡漢蒼父子的禍害下,走向無邊深淵?!秉S昏恍然。沒看出來啊,原來黎利還是愛國之人。不錯。這樣的黎利,更值得自己看重。心中了然,黎利今夜來找自己,恐怕是要說胡漢蒼篡國的事情:畢竟大明那邊到現在都不知道安南的政權變天的真相。安南這邊也想當然的以為大明不知道。但黎利哪里知道,坐在他眼前的自己,其實什么都知道。